格雷森的房间里挤满了鸟崽

[Jaydick] Dear God

其实就是想看蝙蝠一家子黑帮。有作为Batman和早期迪斯科夜翼的设定,但不算是义警,算是地盘老大哥巡查(?)老蝙蝠是整个哥谭的老大哥,反正都是他的()桶是被收养然后被joker那什么你知道,然后又回来发展地盘那种,然后翅哥是因为桶的事情决心离开黑帮,然后成神父搞独立,结果在桶回来后还是不可避免参与其中。

这篇只有Jay和迪基鸟。

CP:Jaydick
分级:PG
概述:黑帮的火拼之后Jason非常需要治疗,那之前他更需要心灵上得到安慰。

————————————————————————————————

“上帝帮助自助者……”

杰森站在教堂门口,他偶然听见一个声音,这迫使他停了下来。

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因为在他听来那声音虔诚而真挚,在黄昏时节教徒真诚的祈祷和洒满霞光的地板让整个空间变得空透圣洁。
然而去他的,他于此无关。他此时此刻是整个教堂里与虔诚这个概念离得最远的那个——他外套下的衬衫浸满了血,当然大部分都不是其他人的,哦这得感谢那只控制狂的老蝙蝠和他心地善良的养子的说教。尽管他如此收敛但是仍然,他看起来就像是个理应被审讯的异教徒,被诅咒之人,本不该于世的魔鬼。

杰森向上看了看,教堂五彩的穹顶逆着霞光看起来美妙无比,仿佛有天使的身影,又仿佛有圣洁的圣歌飘荡在其中,哦等等又或许他真的失血过多了。杰森感到一阵目眩,然后他移开了视线,低垂下头深吸了口气,他想,此时此刻的他本正该绕过教堂,然后一边咒骂着一边挪到后面那个安全屋里好好的给那个见鬼的伤口包扎。可是某种不知名的想法,而且还是一种在他看来是莫名其妙,而且疯狂的想法、促使着他停下了脚步。

他看向教堂的后面,然后又忍不住转回头看向神父。然后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然后,好吧。

杰森忍不住一边叹气一边慢慢挪着步子走进教堂。说真的,他的确不想被人看见刚刚参与完一场交易火拼的黑帮可怜兮兮的走进教堂的样子,但是……哦等等,他看见有个虔诚的老太太惊讶的捂着嘴划十字架了,哦不他不是来干那些坏事的,而且老天啊看在红头罩的名义上,别用那种眼神看他,不,他不是死前突然悔悟,操。

杰森有些恼怒的继续走向教堂前边。他不是那么愿意承认,但这确确实实是一种对光明,温暖和某种光芒的向往,纵使他不是一个信神者,甚至可以说差之千里,但他却依旧希望能从那获得些许慰藉。

然后杰森四处环顾着,在眼前开始出现虚影前挑了个位置。他努力放缓呼吸,然后拖着脚步的走到一名虔诚的圣徒身后的位置上坐下。
杰森歪斜着身体靠在红木的椅子上,这动作的好处就在于让他在减缓疼痛之余还能足以听清在男子前面,神父对男子的祷告的回应。

神父的声音平静,充满了信仰,尽管这种不知名的东西并没有使杰森有所好转,可是他却发自内心的感到了安心。
这种安心以及身上的伤痛令他开始想念啤酒和热狗的味道 还有记忆里韦恩大宅圣诞节炉火的味道,还有雪茄、那种浓郁醇厚的烟草苦涩的味道。如果现在他能来一根,他保证,他可以比现在好很多。

当然,或者是另一种味道也能抚慰他。
另一种属于这里的味道,那个人的。

“……上帝保佑你。”

杰森抬着头,目光跟随着神父,那个刚刚才出现在他所有幻想里的神父。不仅年轻英俊,而且全身上下散发着吸引人的张扬气息,他站在祷告的男子面前,温和平静的说些什么。
说实话在回来后杰森一度怀疑过这个职业对于迪克来说的可行性,他一直觉得神父太禁欲了一点都不像迪基鸟。

或许领子高高耸着的迪斯科夜行服都更好一点。杰森想。

他直白的,毫不犹疑的看向神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直到他差不多快忘了他究竟为什么来到这里。
想起来的什么让他几近是强硬的坐直起来,杰森装作漫不经心的拢起了西装外套,然后小心仔细地把衬衫上的血迹往里藏起,再摆出他一向习惯的那种笑脸,好整以暇的笑着,然后看着祈祷的男子离开教堂,心满意足的想着这个黄昏后的教堂里终于只剩下他和他的神父。

透过教堂彩绘玻璃的光线柔和纯净,照在红木椅子上的光路里有微尘在旋转起舞。

杰森开始感到天旋地转的目眩和倦意,可是与此同时他又忍不住的咧嘴笑开,满意的看着神父将目光投在他身上,皱着眉,向他走来。
哈,迪基鸟又得说教了。

“哇哦,迪基鸟你看起来很不高兴。”

“……先别说其他的。杰你又惹什么事了?”

迪克专注的看着他,然后向他走来的过程中解开了扣子,顺势把里面的衬衫袖子给卷了上去,露出线条迷人的手臂。
而这一切都好看得要命,大概,这是这个职业唯一的好处,迪克这一身好看极了,比他任何一件审美糟糕至极的衣服都棒。杰森想,或许他该庆幸来到这个教堂里的家伙除了他以外,都是来找上帝的。不过杰森又想,如果现在可以的话,他应该拉过迪克然后在教堂里,在上帝面前狠狠的上他。
但他现在力气流逝得比什么都快,因此他只能遗憾的想象着,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用眼睛上上下下,慢条斯理的扫过迪克全身,目光在下半身稍作停留后,最后定格在脸上。他观察着年轻神父的所有细微的表情,包括很想让人替他揉开的眉间,还有眼角那要命的曲度。

“杰,之前的时候罗伊紧急联系过我,怎么了?”

“……多事的家伙。”杰森仰起头,他终于听见自己话语里抽气的嘶嘶的声音,于是他啧了几声,放弃了那种对上达米安时候的幼稚鬼的想法,坦白而直接地点了点腰侧,“这里。”

“你都没看见他和科丽着急的样子。”

杰森挑了挑眉,他不得不说,他很享受迪克在操心他,或者他身边的那些家伙的时候的样子——眉间会微微簇着,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眼睛里流转着许许多多细碎的光芒。
杰森忍不住心满意足的想,他真的是爱死大蓝鸟这个样子了。
他微笑着,看着迪克表情逐渐变得柔软。迪克轻叹口气,走到他面前,蹲下并小心拉开他的外套。接着迪克倒吸了口气,然后轻声嘀咕,“上帝保佑……”

迪克的声音里面有焦虑紧张所交织的情绪,这让杰森不自觉的抚上了对方的头发,柔软的发丝从他的指尖穿过。
他想,这大概是上帝,也就是那个唯一能在他的神父的深爱名单上能超过他的那个家伙,所赐予他从他那里所能获得最温柔的慰藉。
这个动作令迪克抬头看向他。
杰森看向那双蓝的干净透明的眼睛,那双总是因信仰而显得平静,发着光的眼睛,那里面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于是他伸手,温柔抚摸着迪克的脸,然后忍痛俯下身,嘴唇来到他的颈旁轻轻磨蹭。

“我没事。”他低语道。

他在迪克脖子上印下发烫的印记,然后继续沿着脖颈向上磨蹭,直到含上柔软的耳垂后才不舍的离开。
他此时此刻热切的希望他能在迪克柔软的耳骨、还有那吸引人的嘴唇上绵长的亲吻,可是他没法那么做,他疲倦得只想闭上眼然后好好的睡上几天几夜。于是他顿了顿,然后隐忍而饱含深情的对上了迪克的目光,在那里面有光芒在流转。尽管他曾经觉得深情的看着某一个人是种令人恶心的做法,可此时他无心思考那么多,而且他沉迷于此。
杰森继续看着迪克,他觉得迪克好像在说着什么,但他感到了一阵糟糕而且恶心的眩晕,这让他什么都没能听进去。

“嘿,嘿,迪基鸟,没事……”他把食指按在迪克的唇上,然后晃了晃头,天地开始搅在一起,他希望迪克能安静一点点,当然,他才不在乎迪克会不会因为他随便在这里昏过去而责备他,他现在有些累了。
然后他安心地闭上了眼,抵上迪克的额头,然后低沉的喃喃,“我没事,感谢上帝……”

感谢上帝,我还能见到你。

END

——————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by.二七。

天然拯救世界啊(* ̄▽ ̄*)ブ

截圖自留地:

081218


大天然的負離子治癒死了www


p1,愛拔看到條長得很醜(。)的魚就跟看到怪物似的小學生反應超級萌wwwww

p2,因為船長的一句話就(X

p3,兩個小學生wwwwww

p4~9,吃w

到了便利店想到要买的也只有这个了(╯3╰)